<form id="d3znp"><span id="d3znp"><th id="d3znp"></th></span></form>

                  收起

                  競爭與差異化: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策略選擇

                  發布時間:2022-05-07

                  隨著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提升對涉外基礎設施投資的支持力度,日本也調整了其對東南亞基礎設施的投資策略,主要體現為更突出所謂“高質量敘事”、更注重公私伙伴關系、進一步加強對其主導的多邊開發銀行的利用。從產業組織理論的視角來看,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中的策略調整體現了差異化的競爭方式。中國在基礎設施領域對更低成本項目的競爭優勢,加上日本在該領域的比較優勢和約束條件,構成了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上實施差異化競爭策略的重要動因。面對日本的這一策略調整,中國需繼續鞏固和挖掘自身的性價比優勢,同時采取開放包容的合作策略以拓展中日務實合作,著力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取得新進展。

                  “互聯互通”是當今時代的重要議題,基礎設施投資則是實現互聯互通的必要條件。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和推進,中國和日本在東南亞地區的基礎設施投資競爭日益引發關注??偟膩砜?,中國作為后發的新興大國,期望拓展自身在東南亞的影響力,并獲得相應的經濟和戰略收益;長期經營東南亞的日本則期望維持其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中的主導地位,鞏固甚至擴大影響力與既得利益;兩國在東南亞的基礎設施投資領域存在一定程度的競爭關系。在此情勢下,有必要了解日本針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實施何種策略、是否有調整,以及為何進行調整。

                  目前,有關日本對東南亞進行基礎設施投資的既有研究文獻主要分為兩類。其一,在中日比較的語境下,整體探察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基本脈絡,如特點、動機和模式等。其二,聚焦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某一具體領域實施投資的議題,其中“高質量基礎設施伙伴關系”、亞洲開發銀行、“公私伙伴關系”(PPP)、高鐵項目等特定議題受到較多關注。

                  整體來看,既有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存在兩方面可拓展的空間。一方面,對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專門剖析仍顯不足,尤其缺乏對日本近年來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新特征進行的系統考察。另一方面,也更為關鍵的是,盡管多數學者都承認日本近年來加大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存在“針對中國”尤其是應對“一帶一路”的考量,但對來自中國競爭的認知如何影響日本調整其基礎設施投資策略的具體理論機制有待進一步挖掘。鑒于此,本文可能的貢獻體現在:一是系統概括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策略調整的新特征,即更突出高質量敘事、更注重PPP以及更強調對其所主導的多邊開發銀行的利用;二是借鑒產業組織理論中的“產品差異化”模型對日本這一策略調整提供一種基于形式模型的新解釋,以拓展和深化對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策略變化及其背后動因的認識。

                  一、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策略的新特征

                  2013年以來,在一系列政府戰略安排——特別是“高質量基礎設施伙伴關系計劃”——的統籌規劃下,日本對東南亞的基礎設施投資逐步呈現出三大新特征:突出高質量敘事、更注重公私伙伴關系,以及更強調對日本所主導的多邊開發銀行的利用。

                  (一)突出高質量敘事。一是強調基礎設施本身的高質量。這里的高質量主要針對“硬基礎設施”而言,包括道路、橋梁、港口、能源管道、通信設備等關乎國民福利與經濟發展的公共設施,高質量指這些設施在物理層面的便利舒適性、經濟耐用性及安全性等方面都具備優質表現。二是強調對基礎設施投資的高質量。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程度是測量基礎設施投資質量的核心指標,日本致力于使東南亞國家信服高質量基礎設施有助于解決其經濟高質量增長面臨的資金缺乏、就業不足、技術落后三大難題。三是強調全球可持續發展議程語境下的高質量。日本對基礎設施的高質量敘事還包括追求發展的包容性、可持續性和韌性。

                  (二)推進公私伙伴關系發展。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中,日本政府實施PPP戰略的實際舉措包括三類。一是有效利用JICA日元借款、海外投融資以及日本出口和投資保險(NEXI)等手段提供公共金融支持,提升PPP項目的風險承擔能力,確保項目運作的穩定性與可持續性。二是積極改進與完善PPP相關的體制環境。三是積極開展協調融資,動員更多民間資本參與。

                  (三)積極利用主導的多邊開發銀行。由于基礎設施建設多存在巨大資金缺口,多邊開發銀行一直在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投資中扮演著重要的補充角色。為充分利用亞開行的投融資功能,日本推動了一系列亞開行改革舉措。一是整合完善亞開行內部基礎設施基金。二是加強擴大與政府協調融資。三是強化支持官民協作與民間融資。四是促進資金調撥制度的高效化改革。

                  二、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策略調整的新解釋:基于產業組織理論的視角

                  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策略調整采取的是一種差異化戰略,即有意識地與中國相區分。此處借鑒產業組織理論中的“產品差異化模型”,試圖提供一種基于形式模型的新解釋。本文將主要借鑒邁克爾·波特的相關理論框架對“差異化策略”進行闡述,并將其與形式模型及分析性敘述相結合,運用差異化理論解釋中國和日本圍繞對外投資的策略選擇。

                  (一)競爭:日本政策調整的動機解釋

                  企業之所以需要采取戰略,是因為要應對市場上的競爭對手。如同企業一樣,一國在處理具體的對外經濟事務時,如本文所研究的海外基礎設施投資,也需要制定其“基本戰略”。在基礎設施領域,日本在東南亞很長時間內沒有遇到競爭對手,隨著近年來中國更加積極地在東南亞開展基礎設施投資,日本需要重新思考應對策略。整體來看,2015年之前,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領域長期“一家獨大”,感受到的競爭壓力并不突出,因而其調整策略的動力與決心也不突出;但面對“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中國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領域的活躍表現,日本感知到的競爭壓力大幅提升,因而開始著力調整策略以確保競爭優勢。

                  (二)差異化:日本基本戰略的選擇邏輯

                  根據波特的企業競爭理論,競爭的基本戰略可分為三種,即總成本領先戰略、差異化戰略以及集中戰略,其中集中戰略又可進一步細分為成本集中戰略和差異化集中戰略。所以在類型學意義上,成本領先戰略和差異化戰略更為基本,也更具一般性。

                  當日本將中國視為在基礎設施投資領域的競爭對手時,選擇成本領先型戰略是不明智的。因為中國進行海外基礎設施投資的企業主體多為國有企業,享受預算軟約束和低息貸款等優惠措施,加之兩國發展階段不同,使得日本企業無法在成本價格上與中國競爭,故日本更傾向于選擇差異化戰略。

                  具體而言,日本選擇的差異化戰略為縱向差異化。在產業組織理論中,壟斷廠商可以通過縱向差異化來分割市場,從而增加利潤。在本文的研究案例中,消費者是東南亞各國,其所需要的商品是基礎設施,日本和中國則是為東南亞各國提供基礎設施的廠商,并且兩個廠商之間具有一定的競爭性。就基礎設施這種商品而言,絕大多數國家或許都會認為質量較高的基礎設施要優于質量較低的基礎設施,但由于購買者可以支付的價格不同,最后有的購買者會選擇質量相對較高的基礎設施,而有的購買者會選擇質量相對較低但價格相對便宜的基礎設施。

                  根據產業組織理論的基本模型可以看出,實施縱向差異化戰略的廠商,其獲得競爭優勢的關鍵在于提高“質量價格比”。在理想情況下,應該一方面提高質量,另一方面降低價格。由于日本可利用資金的成本高于中國,在進一步降低價格方面的操作空間有限,故其采取差異化策略的核心為提高質量。

                  (三)日本實施縱向差異化策略的具體操作

                  通過文中的模型可以較好地解釋日本為何會實施差異化策略,并且有助于理解日本為何會選擇差異化策略中的縱向差異化策略,且尤為注重強調其基礎設施投資的“高質量”屬性。接下來將進一步討論日本實施縱向差異化策略的具體操作,以解釋其策略調整中對高質量敘事、公私伙伴關系和多邊開發銀行的重視。

                  正如波特所指出的,差異化策略普遍成本較高。企業不是簡單地為買方提供低價產品,而是提供有價值的獨特產品和服務以滿足買方需求,將自己和競爭對手區分開來。具體而言,為了保障差異化策略的有效性,日本在實施縱向差異化策略時需要重點考慮三方面的問題,這三點考量也較好對應了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策略調整的新特征。

                  其一,購買者對自身優勢的感知。買方的需求或者認知會不斷變化,這是一個持久的風險因素,可能降低特定差異化策略的價值。換言之,日本需要讓東南亞國家認識到其所提供的基礎設施投資項目所具有的優勢。這可以較好地對應日本對高質量敘事的強調和對高質量標準的推廣行為。

                  其二,可持續性。實施縱向差異化策略需要付出一定的成本,日本必須有足夠的資金投入來維持這種策略,以待其發揮作用。鑒于日本自身的國家—社會關系,日本的基礎設施公共財政資金相對有限,為了彌補公共財政的不足,日本從提出“高質量”策略伊始就特別強調要充分發揮PPP的功能,力圖借助PPP引入更多私營資金來補充政府財政的不足,解決差異化策略的可持續性問題。

                  其三,避免競爭對手的模仿。如果競爭對手能夠輕易地模仿己方所采用的差異化策略,那么差異化所能發揮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故日本選擇利用其“在位者”優勢,包括對相應的多邊開發銀行(主要是亞開行)的主導權力,為其差異化策略制造更高的模仿門檻。日本在其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高質量”策略中積極挖掘利用亞開行的作用,是為了強化與中國的差異化競爭,并且竭力避免被中國模仿,以謀求差異化策略效果的最大化。

                  三、政策啟示

                  當前,中國正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取得新進展,系統考察日本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策略調整及其理論邏輯對于評估和促進中國在東南亞的基礎設施投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面對日本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領域實施的差異化戰略,中國需在適當借鑒的基礎上有效加以應對,并在中日競合關系中尋找共同利益、實現合作共榮。

                  首先,中國需繼續鞏固和挖掘自身性價比優勢。與東南亞國家的經濟發展階段和發展模式相適應,中國可繼續發揮自身基礎設施投資的“物美價廉”特色,強調資金投入與項目運作的快速成效,竭力滿足當地發展需求,在此基礎上兼顧發展質量與可持續性。相比之下,日本的所謂高質量基礎設施建設項目資金投入大、項目周期長,并不一定適應部分東南亞國家的實際情況。

                  其次,中國可探索各類資本參與對外基礎設施投資的新模式。包括:進一步發揮國有企業主導的PPP模式的作用,鞏固擴大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的資金規模優勢;完善PPP相關政策支持與制度環境,積極穩妥地引入更多私營資本,進而充分激活資金利用率,推動對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項目的高質高效運作。

                  最后,中國應采取開放包容的合作策略拓展中日務實合作。面對日本的差異化競爭策略,中國采取包容開放的合作策略將更為有利。東南亞龐大的基礎設施需求為中日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領域實現合作共贏提供了充??臻g。事實上,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一直積極推動中日在東南亞基礎設施投資領域的實務合作,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如中日在東南亞聯合經營工業園區、中日在泰國“東部經濟走廊”開展的第三方市場合作等。中國在亞投行中也應繼續堅持包容性的制度設計,以開放態度促成與日本及其他多邊開發機構的合作共贏。


                  文章來源: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排版制作:張金茹 編審:張新明
                  美女张开腿让男生桶出白浆,美女张开腿让男生桶出水,美女张开腿让男生最新,美女张开腿双腿让男人桶,美女真人超污见白浆动态图